《红与黑》为什么会一度被禁

《红与黑》被禁并不是说书中有诸多不可描述的行为,而是跟当时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地区的政治社会环境有关。十八世纪末,发过爆发了资产阶级革命,吉轮特党人,雅各宾派轮流执政,推翻了法国波旁王朝王权,更有拿破仑那样的一代天骄横空出世,可以说法国沉浸在一片积极进步的资产阶级革命热潮之中。然而随着拿破仑家族的衰败,保皇党人的崛起,法国又重新回归到了封建王朝的控制之下,引发了诸多进步人士的不满。拿破仑辉煌的时候,他就是太阳,洒满了欧洲大陆的进步之光。拿破仑不在了,欧洲大陆又再次陷入你争我夺的割据局面。比如像《红与黑》就有着明显的政治色彩,后期著名的通俗作家大仲马在他的诸多作品里也表现出对进步思想的支持,对保皇派的无情嘲讽,比如说《基督山伯爵》,不过要说批判之激烈,思想之深刻,当然还是《红与黑》。正因为如此,有一段时间才会被禁,因为它的中心思想跟各国的执政思想不一致啊,在他们看来,《红与黑》就是反动的,不禁不行。

《红与黑》展现出来的爱情观、道德观尽管今天看来不合时宜,但是在当时的法国却没什么大不了。看过法国文学的人肯定知道,在法国文学作品中,上流社会里特别流行一种“qingren”文化,经常是一家两口男的有个相好,女的也有个相好,甚至不止一个,大家也都习以为常。这不仅是文学作品里常有的现象,现实生活里,很多名流也都有qingren,比如那些耳熟能详的名人,伏尔泰、卢梭、巴尔扎克等等,法国人的浪漫主义气息在这些男女之事上展现的淋漓尽致。所以在那个年代对这些事情,法国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已经成为了一种流行时尚。

《红与黑》表面上就是讲述了于连凭借自己的容貌和手段勾搭女人上位的故事,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于连表现出了冷酷无情又见风使舵的一面,除了利用女人,又有诸多让人不耻的行为。如果看看于连的生长环境,就不难理解于连性格的形成。

于连出身很低微,父亲是一个粗暴而不识字的底层木匠,于连从小就跟家人长得不一样,于连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是粗壮的长相,脾气暴躁,对于文化知识嗤之以鼻。偏偏于连长得瘦瘦弱弱白白净净,而且从小就喜欢读书认字,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对于这样的家庭,识字显然是没有什么用的,不但没用,由于于连长得瘦弱,干不了什么活,于连经常受到哥哥的欺负和父亲的嫌弃,对他非打即骂,可以说,少年于连过得十分悲惨,对父亲哥哥充满了仇恨。悲惨的少年时光让于连性格产生了扭曲,于连从小就希望离开家庭,摆脱父兄的欺侮,于连读书很多野心勃勃,但是他的出身限制了他的发展,造成了他自卑又高傲,敏感而凉薄的性格。那时候他最爱读的书是《圣赫勒拿岛回忆录》,一部关于拿破仑的回忆录,实际也刻画了于连的野心勃勃。

到雷纳尔市长家做家庭教师以后,于连终于有机会摆脱原生家庭,并跟市长夫人发生了关系。雷纳尔夫人并不是坏人,相反她单纯温柔而胆小,年轻漂亮有魅力,尽管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却依然吸引人。雷纳尔也是从实业家搞来的市长位子,外表粗鄙言行愚蠢,雷纳尔夫人显然对他难有爱情。而于连不一样,长得漂亮,又有几分浪子的魅惑气息,很快就把雷纳尔夫人迷住了。于连那时候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少年,一方面对雷纳尔这样漂亮的没有抵抗力,另一方面又为自己出身深感自卑,他渴望通过征服雷纳尔夫人来证明自己的魅力,最终两人搞到一起。也正是借助于雷纳尔夫人举荐,于连有机会入选仪仗队,后来进神学院做学生,那时候教会力量很强大,如果能成为主教,无论地位还是财富都是不可估量的。教士都是穿黑袍,这也就是“红与黑”里的黑。

于连从小聪明睿智,记忆力惊人,背起经文来自然不费吹灰之力,神学院的院长皮拉尔神父对他很是看重,就算后来院长由于自己受排挤,他还是给于连安排了后路,介绍到拉莫尔侯爵那里做秘书,从此他开始跻身上流社会。在侯爵府,于连得到了侯爵的赏识,并跟侯爵女儿玛蒂尔德小姐发生了不可描述的的关系,成为侯爵的乘龙快婿,并因此进入军队,成为骑兵中尉。而这就是红所代表的含义,红色代表军队。于连用他特有的谦卑与傲慢征服了高傲任性的玛蒂尔德小姐。看得出来,于连对但这两个女人是有感情的,但更多的是征服她们的满足感以及她们可以带来的实际利益。

可惜好景不长,雷纳尔夫人在教士胁迫下居然把自己跟于连的过往告诉了拉莫尔侯爵,这让于连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他动手去杀害雷纳尔夫人,尽管没有杀死,他也要面对法庭的审判。

年纪轻轻的于连本来前途一片光明,却在最辉煌的时候戛然而止。在这个时候,于连反而开始反思自己短暂而精彩的一声,他拒绝上诉,最后欣然赴死。

于连的一生,大半时间是在父兄的拳头和嘲讽下度过的,所以他精明中透着一股阴狠。《红与黑》透过于连短暂的发家史,形象的展示了教会和保皇势力的虚伪嘴脸。于连这样底层出身的小人物想要有一番作为,只能通过旁门左道,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于连的失败,表面上看是他性格的原因,太过急功近利太过乖张,但根本上还是当时社会问题造成的。也许表现的太过直白,所以在一段时间才会成为禁书。

到了后期,法国社会对底层出身的人宽容了许多,比如晚一些的作品《基督山伯爵》,主人公邓蒂斯和他早年的伙伴们都是出身底层,但最后全都成功跻身上流社会。后面莫泊桑的《漂亮朋友》,可以说是《红与黑》的进化版,里面的主人公杜洛瓦要比于连没脸没皮,同样是通过女人上位,他走的更加顺畅,甚至到结尾都预示了他有一个飞黄腾达的未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