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工农义勇队参加湘赣边界秋收起义

1927年8月7日,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有名的“八七”会议。认真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批判与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总方针,决定在工农基础较好的湘鄂赣粤四省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随后,中央又指示湖南省委,秋收起义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发动土地革命,并且要求把南昌起义与秋收起义汇合起来一致向前发展。8月9日,中央派为特派员回湖南改组省委,领导秋收起义。18日和30日,湖南省委召开会议,制定秋收起义计划。决定实行以长沙为中心,包括湘潭、宁乡、醴陵、浏阳、平江、岳阳、安源等7个县镇的起义。

1927年6月,10万农军围攻长沙失败后,湖南城乡一片,湖南省政府代理主席张翼鹏派亲信刘作柱到平江当县长,并在平江驻扎1个团的兵力,对平江人民进行血腥屠杀。根据当时的严重情况,平江县委决定把县团防局、农民自卫队、工人纠察队合编为平江工农义勇队,共1200余人,由余贲民任大队长,开往离县城一百余里的幕阜山区整训。

7月,党中央决定在江西南昌举行起义,指示平江、浏阳工农义勇队合编后,开赴南昌参加起义。平江义勇队在平江、修水边境的龙门厂,与浏阳工农义勇队会合后,以贺龙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独立团名义向南昌开进。8月5日,平浏工农义勇队到达南昌附近的涂家埠时,得悉起义部队已撤离南昌,前进的道路被敌张发奎部所阻,平江义勇队由余贲民率领折回平(江)、修(水)边界。浏阳义勇队打算绕道安义、奉新,追赶起义部队,到达高安时,得悉起义部队已远离南昌南下,无法赶上。此时在得不到上级指示的情况下,浏阳县委书记潘心源召开座谈会议,决定将部队开往铜鼓。20日,平江、浏阳两县工农义勇队在修水与铜鼓之间的山口镇再次会合,并召开会议,决定同修水、铜鼓两地革命武装合编为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余洒度任师长,余贲民任副师长,钟文璋任参谋长。原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编为第一团,团长钟文璋兼;第二团由安源工人纠察队、矿警队和萍乡、安福、莲花、永新、醴陵等县部分农民自卫军组成,团长王新亚,党代表张明生;浏阳工农义勇队编为第三团,团长苏先骏,党代表潘心源(未到职),由徐麒代理;余洒度在部队整训的基础上,为扩大部队力量,收编了贵州军阀王天培残部邱国轩团为第四团,邱国轩仍为团长;平江工农义勇队则分别补进第一、三两个团,并从警卫团抽调一个营补入第四团。这样,部队形式上属江西省防军,能较安全地在修、铜驻扎,并得到给养和训练,实际上仍是掌握的一支武装力量。

“八七”会议后,以中央特派员身份到湖南、江西边界地区发动秋收起义,以暂编师为主,调集各处部队进攻长沙。参加起义的部队称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原暂编师建制不变。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确定先夺取平江县城,直扑粤汉铁路,切断长岳段交通,然后配合铜鼓、安源起义军围攻长沙。

9月9日,在领导下,暂编第一师在湘赣边举行秋收起义,从修水向平江长寿街进军。11日,部队在平江龙门罗谷尖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余洒度,副师长余贲民,参谋长钟文璋。师部决定由钟文璋以师参谋长的身份指挥第一团两个营与第四团邱国轩部进攻平江城,留一个营随师直属部队在后,预定经长寿街攻占平江城。

12日,收编的邱国轩部在平江金坪暗与敌第八军取得联系,密谋叛变,而钟文璋毫无戒备。钟文璋率第一团两个营进攻长寿街时,邱国轩部从第一团两翼突然袭击。由长寿街来的敌人埋伏在尧鱼潭河岸,用机枪阻击。第一团三面受敌,仓促应战,激战两个多小时,损失很大。钟文璋感到责任重大,对不起党,遂离开部队,下落不明。邱国轩叛变后,余贲民在黄金洞收集被打散的第一团部队,又重整旗鼓,向南挺进。

一团在平江金坪失利后,师长余洒度仍坚持反攻长沙,总指挥卢德铭和副师长余贲民坚决执行的命令,毅然率领部队向在铜鼓的第三团靠拢。途中又接到前委关于在浏阳文家市会合的命令,部队于19日赶到文家市,与二、三团起义部队胜利会师,向井冈山进军。从此,平江工农义勇军以及华容县的何长工、欧阳煦等人便跟随上了井冈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