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姆联抢得伦敦碗 承诺不拆除跑道已获得批准

一座尚未建成的伦敦奥运会主体育场,却引来了两家英超俱乐部西汉姆联和托特纳姆热刺的争抢,经过一场博弈,最终前者因承诺不拆除“伦敦碗”的田径跑道而胜出。北京时间昨晨,奥林匹克公园遗产公司宣布,有关由西汉姆联俱乐部在2012年奥运会后接管“伦敦碗”的提案已经得到英国政府及伦敦市长办公室的批准,接下来双方将就租赁细节进行详细谈判。

伦敦奥运会主体育场与之前历届奥运会场馆相比,与众不同的就是可拆卸的设计显示了独创性和前瞻性,这也就注定了它今后必定被改建的命运。伦敦奥运会主体育场的外形下窄上宽,酷似一个汤碗,底部的田径场和底层的2.5万个座位在地平面之下,因此得名“伦敦碗”。

“伦敦碗”位于伦敦东部的奥林匹克公园内,除举办赛事外,也是伦敦奥运会开、闭幕式的举办地。在球场还未破土动工之前,伦敦奥组委希望能效仿法兰西大球场,建造一个可供足球、橄榄球比赛及音乐会等多种用途的多功能球场。但是,由于温布利球场的存在,“伦敦碗”也当不上国家足球队、橄榄球队的主场。伦敦奥组委一度考虑在奥运会后将球场容量减少到2.5万人,作为专门的田径赛事场地,但难以找到承租方。在无奈之下,最后将目光转向西汉姆联和热刺两家英超俱乐部。

热刺的白鹿巷球场于1899年建成,这支老牌英超俱乐部的主场只能容纳36200人,而另一家俱乐部西汉姆联队的厄普敦公园球场是1904年投入使用的,也只能容纳35100人。他们同样希望能够获得一个更大的球场来撑门面,毕竟伦敦还有切尔西和阿森纳这两支豪门俱乐部。两家俱乐部早在去年就向负责处理此事的奥林匹克公园遗产公司递交了对于“伦敦碗”未来发展的具体计划,热刺想要去除跑道,将“伦敦碗”打造成专业的足球场;西汉姆联则坚定地保留跑道,打算让“伦敦碗”成为能够举办足球、田径、橄榄球、板球、摩托车赛事以及各种演出的多功能体育场。由于伦敦申奥时有关田径遗产的承诺是绝不拆除“伦敦碗”的田径跑道,所以两家俱乐部的博弈的胜利者注定将属于西汉姆联。最终,经过14名奥林匹克公园管委会成员的投票,西汉姆联获得了这场博弈的胜利,并且昨天最终得到英国政府以及伦敦市长办公室的批准。

西汉姆联俱乐部副主席布拉迪昨天表示,他为伦敦市长办公室及相关政府部门批准这一推荐而感到高兴。“我很感激他们的支持,而且认为这一有强大资金支持、以社区为基础的投标能为东伦敦的重建提供巨大动力。”根据西汉姆联的计划,他们将在伦敦奥运会和残奥会结束后投资9500万英镑,把“伦敦碗”的观众席位从8万个缩减到6万个,加上永久的顶棚,同时增添一些用于接待的附属设施。其中的4000万英镑,纽汉区议会已承诺借给西汉姆联。另有3500万英镑是奥运预算拨款,无论是谁接管“伦敦碗”,都能得到这个数额的“赞助”。剩下的2000万英镑,西汉姆联就要靠出售他们现有的厄普敦公园球场凑齐。如果一切顺利,由西汉姆联打造的体育场最早可以于2014年夏季投入使用。

在伦敦申办2012年奥运会成功后,就频繁传出伦敦奥组委缺钱的消息。随着奥运会的日益临近,伦敦奥组委依然没有解决缺钱的问题,只能紧缩开支。此外,英国奥委会在上周召开的一个紧急会议上,还通报了他们在支持本土选手备战奥运财政上有些捉襟见肘的情况。英国奥委会并未公开究竟差多少钱,只是表示距目标还有一定距离。

在去年下半年,伦敦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塞巴斯蒂安·科透露:“每个政府部门都接到指令,必须在未来四年内,把预算减少25%。每天起床我们就开始想,怎样才能更高效地利用有限的资金。”据了解,伦敦奥运会计划缩减掉8.39亿英镑的开支。

除了场馆建设和组织工作的花费外,现在英国选手备战的资金也遭受挑战。作为东道主,英国将派出其史上最大规模代表团出战2012年奥运会。英国奥委会需要对大约550名运动员和450名工作人员负责。自2005年伦敦申办奥运成功之后,英国奥委会把办公地点搬到了伦敦市中心,还征募了新的执行管理团队。结果,这些增加的花费已经让英国奥委会有些揭不开锅。全年收入830万英镑,但工资就达到420万英镑。之前两年,英国奥委会每年的运营亏损都超过100万英镑。

在雅典奥运会结束后不到一年,一座座奥运会期间人声鼎沸的体育馆沾满了尘土,无人问津。人们记住了这些奥运场馆内诞生的一个个体育故事,在喧嚣和辉煌过后却把这些场馆遗忘在了角落。伦敦奥运会在申办之初,就把这一由体育而衍生出来的社会难题想到了前头,他们的规划一开始就包括“后奥运会规划”,早早地为这些场馆预留了“后路”。

大型运动会体育场馆的利用一直是世界性的难题,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前,当地政府曾经保证所有的场馆在奥运会之后都会出售给私人,从而达到收支上的平衡。但是,在雅典奥运会后的一年,耗资90亿欧元的奥运会没有为希腊带来经济上的繁荣,相反每年为维护这些场馆而花费的资金就高达1亿欧元,成为奥运史上的又一次惨痛教训。在此之前,2000年悉尼奥运会被认为是现代大型体育赛事的一个楷模,可是在奥运会结束后,大量场馆闲置甚至废弃,有部分场馆不得不进行拆除,当废旧建筑材料变卖。直到2002年,悉尼政府还计划用10年的时间来彻底解决这一问题。

伦敦奥运会在申办之时就借鉴了前人的经验也吸取了前人的教训,对于“后奥运”进行规划,明确反对那些赛后需要花大价钱才能维护的场馆,即使是代表一届奥运会象征的主体育场,也被赋予了“可拆除”的设计。北京筹办奥运会时,借鉴了前人经验的北京奥组委在规划场馆时就预想到了将其实用性最大化,很多奥运场馆本来就建在大学之内,现在都在为广大师生和社会公众服务。像“鸟巢”和“水立方”这样的奥运会标志性建筑,不但成为北京旅游的一大景点,也在综合利用上发挥功效。当然,任何一届奥运会结束后的场馆使用问题都不会是尽善尽美,都需要不断总结前面的经验和教训,不断地探索新路子新办法,以真正让作为国家公共设施的奥运场馆能够永久服务于民。本组稿件由记者 陈浩 采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