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国U16国脚看德国青训的改变和发展

奥莱-珀尔曼(Ole Pohlmann), 是一位出生於2001年的沃尔夫斯堡球员,也是德国的U16国脚。2015年夏天,他从同属德国北部俱乐部的汉诺威加盟沃尔夫斯堡,而同年和他一起到沃尔夫斯堡的有他的德国U16国青队队友兼球队的中卫基尼茨(Tom Kinitz)。

曾经和奥莱-珀尔曼交谈,我问他场上的最佳位置是哪里。他迟疑了一阵子,然后答: 前面的所有位置。问得深入点,才明白原来各队的青年梯队在U14之前,都是以室内足球为主,所以前场的位置较为流动。室内足球球场面积较小,四面也有矮矮的广告牌围绕著球场令球较少出界。 德国足总希望年轻的小球员从室内足球的经历入面,多点锻炼小範围的传控能力和脚下功夫。

而到了U15的阶段,则多了些常规的11人赛事。德国的U15联赛,分了十多个地域作U15的地区联赛。而到了U15这年龄层,各联赛的球队数目都是9-12队,因此对小朋友来说都较容易应付。球队在U15地区联赛后,便会联同各地域的代表球队打季后的淘汰赛,来决定当季的总冠军。

在U15的阶段,每年均有一项名为MTU Cup的青年锦标赛,这是一项极被球队重视的室内足球赛事。之前的几季,赛事都邀请了巴塞罗那、曼联、拜仁慕尼黑、沙尔克04、多特蒙德、阿贾克斯、切尔西、阿森纳、萨格勒布迪纳摩、尤文图斯及AC米兰等球队参赛。而在这项赛事已经大放光芒的球员有德拉克斯勒(神射手)、埃姆雷·詹(神射手)、马克斯·迈尔(最佳球员)、特尔施特根(最佳门将)、卡里乌斯(最佳门将)、阿森纳的威洛克(最佳球员)、曼联的安杰尔·戈麦斯(最佳球员)和巴塞罗那的李承佑(最佳射手)等。亦可见这项MTU CUP的室内足球锦标赛确实是不少未来新星的温床。去届的最佳球员和最佳射手属於同一人,就是多特蒙德的13岁球员穆科科(Youssoufa Moukuko)。这位跳级踢U15的德国国青队成员穆科科生於喀麦隆,但由於父亲有德国国籍,因此早年移居了德国。但他的真实年龄在德国球坛一向极受争议。

直到U16的年龄层,亦有一项名为Freeway Cup的室内足球青年锦标赛。诺伊尔,胡梅尔斯、默特萨克、穆斯塔菲、凯文-博阿滕、德拉克斯勒、托马斯-穆勒、恰尔汉奥卢、格纳布里、罗伊斯、波多尔斯基、蒂莫·韦尔纳在16岁时都曾参加过这项赛事。而本届的奥莱-珀尔曼也有突出的表现,并是赛事的次席射手。

而到了U17的年龄层,就只分了分了3个地域作U17的地区联赛,分别是北部(如沃尔夫斯堡、柏林赫塔、RB莱比锡、云达不来梅、汉诺威和汉堡),西部(如勒沃库森、多特蒙德、沙尔克04、科隆、门兴和波琴)及南部联赛(如拜仁慕尼黑、斯图加特、霍芬海姆、慕尼黑1860、弗赖堡、美因茨和法兰克福)。而各区域的联赛也有正式的升降级制度和季后赛的赛程。

上了U17和U19的梯队,球队就没有小型足球或室内足球的锦标赛,他们只会专注常规的11人赛事。德国足总规定,所有年轻的足球员即使希望踏上职业足球之路,都必需最少以平均”C-“的学分完成高考(Abitur),这是德国和欧洲多个足球强国不同的地方。由於高考是德国的青年人在18岁的高中毕业试,所以年轻的球员们在17-18岁都要同时兼备高考的准备和足球的训练,因此对他们来说甚为困难。奥莱-珀尔曼明年也会开始他的高考预备课程。

奥莱-珀尔曼在14岁的时候便因为在汉诺威表现出色,而被近年重点青训的沃尔夫斯堡垂青。在2014-2015年其间,沃尔夫斯堡从汉诺威挖角了不少国青队的成员。除了奥莱-珀尔曼外,同年出生的后卫基尼茨(Tom Kinitz)和年长一年的中锋弥赛亚-赫尔曼(Jesaja Herrmann),都是同年中的最佳苗子,都是德国国青队的成员,亦同样都是由汉诺威加盟沃尔夫斯堡青训营的。

奥莱-珀尔曼认为,汉诺威的青训部门其实非常出色,有著不少出色的教练和青训产品,但U15的阶段后留不下球员是问题所在,而留不下球员的主因是俱乐部的规模和财力和其他豪门相比均有所不及。属於德国北部的汉诺威,除了有不少出色的青训苗子加盟了沃尔夫斯堡外,附近的莱比锡和柏林赫塔也会在汉诺威挖角。生於2000年的尼古拉斯·库恩(Nicolas Kuehn)技术精湛,在国内被寄予厚望,也在他16岁的时候从汉诺威加盟了RB莱比锡。

年轻人普遍都不愿意太早加盟搬离家太远的俱乐部。所以同属北部的莱比锡、柏林赫塔和云达不莱梅,便是和汉诺威在同地域中争夺年轻球员的对手。16岁离开汉诺威加盟了西部球会沙尔克04的德国国青队右后卫斯莫林斯基(Andriko Smolinski)是极少数。在德国,比较多会在遥远地方找来出色的学徒球员的俱乐部,就是德国足球新兴势力的RB莱比锡和刚刚建成1亿欧元青训营的拜仁慕尼黑,因为他们在配套设施、人工资助和福利方面均能吸引学徒球员从遥远的城市来投。即使霍芬海姆、沃尔夫斯堡、沙尔克04、柏林赫塔、勒沃库森、斯图加特和多特蒙德同样有不少资源放在青训方面,但和其他两队相比也有所不及。甚至拜仁慕尼黑在去季已经召兵买马,从北部的柏林赫塔引入了三名13岁的小将(其中包括天才中场莱因Torben Rhein),为今夏启用的全新青训中心添了不少人才。但在拜仁慕尼黑的青训中心开启前的数年,RB莱比锡便积极引入了不少国内最佳的学徒球员,有不少更从南部的俱乐部如法兰克福或斯图加特加盟。奥莱-珀尔曼当初也曾受到莱比锡的垂青,但他认为加盟在2015年属德甲亚军的沃尔夫时堡较合理,所以也没有到东德加盟莱比锡。

奥莱-珀尔曼指出他在15岁后才线人足球,现时也在寻找自己在球场上的位置。他去季以15岁之龄在U17联赛崭露头角,有担任过右边锋、左边锋和中锋位置。可见他在位置上仍然未定型。和他合作了4年队友基尼茨(Tom Kinitz)则说奥莱-珀尔曼的最佳位置是中锋,因为他在U15之前便是一个赛季能进50多球的进球机器。

事实上,16岁的奥莱-珀尔曼身高已经有1米85,而且速度射术俱佳,本来在球场上的可塑性就很高。但由於去季他是U17梯队较年轻的一位,所以他也要让路给球队比他年长一年的”大哥”(15-17岁都打U17梯队),他也要在不同的位置发挥来争取首发机会。

奥莱-珀尔曼认为德国的球员从小接受小型足球的训练,可以加强他们的脚下技术和小组配合的能力;当然踢6人足球也更讲求流动性,这可以令前锋出身的奥莱-珀尔曼即使在11人赛事踢前面任何位置也有所胜任。但针无两头尖 、蔗无两头甜,奥莱-珀尔曼便指出他在U15之前便从未接受过头球训练,其他技能如在背向球门的应对也要大大提升。因为在U14之前的小型足球经历里,所有球队需要的是流动性强的前锋,站桩式的中锋根本就没有作用。

而和奥莱-珀尔曼同年的U16国青队队友,也有不少技术和速度俱佳,多面和富流动性的攻击手。如巴帝斯塔-迈尔(Oliver Batista-Meier)、哈特曼(Fabrice Hartmann)和埃伊标(Erkan Eyibil)都是这一类型。但他们的问题都是大同小异: 不擅於头球,前锋背向球门的处理较弱,不太懂得善用自己的身体条件。而近年出产的后卫则更重视传控,单对单防守的能力却变得次要。

其实只要细心留意,德国的成年国家队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相信这是2000年德国大型青训改革下遗留下来的不利因素: 极大部份的前锋很多面,却未能带来头球或身体对抗的优势;博阿滕和胡梅尔斯后的德国中卫,除了黑人中卫吕迪格外都有不俗的技术和传控能力,但单对单的防卫意识却一般。

其实,近日德国国家队的经理比埃尔霍夫(Oliver Bierhoff),前国家队助教汉斯·弗里克(Hansi Flick)和前国家队中卫梅策尔德(Christoph Metzelder)也意识到德国的青训体系出现了这些问题,他们都希望德国足总能够正视。

从奥莱-珀尔曼身上,笔者看到球员在各年龄层所迎来的不同挑战,俱乐部在青年组别的转会现况,现有青训模式的利弊。希望德国足总之后也能作些针对性部署,能在小型足球培养球员的技术和小组配合的能力之余,能提早为各位置的球员清楚定位再提供专门的训练。

身型、力量、速度和技术兼备的奥莱-珀尔曼,虽然才16岁,但也衷心希望他可以尽早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再加以进步。

中国更受欢迎的校园足球培训,是国内首家与德国官方足协建立合作的品牌青训机构,拥有德国青少年足球教学体系的独家版权,并以此为基础,在全国范围推动“恒圣学院”教练员培训、“恒圣小将”训练营,以及青少年冬夏令营、海外游学、国际交流、球员选拔输送等青少年足球文化与综合服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