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专稿】谁是“好色之徒”?玩过这些色彩游戏就知道

▲原照片(中)和经过不同的白平衡调整后呈现的白色-金色(左)或蓝色-黑色(右)两种形态。图片来源:swiked

【编者按】继蓝黑/白金裙子之后,一只鞋又引发了网友们。起因是一个名叫Nicole Coulthard的女孩在Facebook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你们觉得这只鞋是粉色/白色呢?还是灰色/绿色呢?

看到灰绿色的人,可能是因为你们的大脑自动无视了背景光源,因此看到的颜色比较接近鞋子实际呈现的颜色。

而看到粉白的人,可能是因为大脑自动把背景光照纳入了考虑。根据经验,在绿色光源的照射下,衣服会被笼罩在绿色之中。如果大脑认为图中的绿色是来自于光照,就会自动反推出这只鞋子是粉白色的。

德国思想家歌德也曾玩过这类游戏。在他1810年出版其色彩学理论时,歌德并不信服牛顿的光包含颜色的理论,他说“牛顿的错误在于过度相信数学,而忽略了双眼的感受。”他认为是明暗的相互作用,以及通过大气中的尘埃与空气,才产生了颜色。

实际上,并非大部分科学家都赞同歌德的理论,但他在生物方面的理论,特别是人们如何观察颜色的内容,真正意义上改变了这个游戏。

但愿你的回答是看到了紫色。歌德发现了这样的现象(蓝对橙、红对绿),并且制作了一个新的、均匀的色环,使三原色与它们的互补色相对。

歌德还指出,色彩可以影响情绪和情感,也会受到它们的影响。歌德注意到有“冷”色和“暖”色的区别;黄色和黄红色是“暖”色,因为它们很有活力;而蓝色系、紫色系和蓝绿色系则是“冷”色调,因为(据说)它们会使人不安。

尽管歌德的理论有些许编造,但他的色彩是情感驱动力的理论影响深远,而许多艺术家也接纳了这样的理论。透纳就是其中的第一人。

事实上,这种辨认颜色的游戏我们一直都在玩,并乐在其中,比如深受大家喜欢的各类消消乐,渐变色彩Blendoku游戏——乱“色”迷眼,十分考验颜色敏感度的游戏,循序渐进培养人色感。还有大家比较熟悉的益智游戏魔方,是匈牙利布达佩斯建筑学院厄尔诺·鲁比克教授在1974年发明的。有一位瑞士的年轻人很喜欢魔方,按照魔方的色彩建了一房子。但是,现在被大家忽略的中国传统智力游戏七巧板,其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可以拼出上千种造型。七巧板还可以教导小朋友辨认颜色,引导小朋友领悟图形的分割与合成,进而增强小朋友的手部智能、耐性和观察力……

而色彩游戏的升级版,便是马赛克艺术(或镶嵌壁画)。源于两河地区,发展于庞贝以及中世纪欧洲的镶嵌壁画,以其闪烁的材质,拼贴的颜色,空混的视觉错像带给了人类最早期的另类视觉冲击。

在西西里岛中部的卡萨尔的罗马别墅中,以马赛克描绘的生活场景或人物、动物随处可见

古希腊时,贵族们会专门将住所甚至陵墓进行马赛克装饰,以彰显自己高贵的身份。由于物质文明落后,此时的马赛克材料多为简单的黑白瓷砖、贝壳、碎石块,拼贴的图案也以具象的生活场景或人物肖像为主。

到了古罗马时期,由于贵族对早期的基督徒进行了疯狂打击,教徒们只能在地下室等地点进行地下活动,受文化程度的限制,图像成为了比文字更加有效的传教方式。因而,早期基督教的发展为镶嵌壁画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查士丁尼大帝和廷臣》、《皇后提奥多拉和宫女》这两幅是世界闻名的镶嵌画。两幅作品位于意大利文纳圣塔尔教堂,作于 547 年。镶嵌画分别描绘了皇帝和皇后捧着供物进入教堂的场面。这些对皇家壮丽的行列的描绘就像圣徒的行列一样远离现实的世界。为此,人物比例被拉长,每个人都像踮着脚一样。人物失去了重量感,好像要飘起来。在这里艺术家有意的将人物“非物质化”了,他忽略人物的空间关系和解剖关系,创造出一种超凡脱俗的非自然气氛。

值得一提的是,印象派大师梵高《汤基大爷》在描绘汤基大爷的帽子的时候,可以发现一顶绿帽子里面有红、蓝、绿、黄、紫、白各种颜色,并且形成了各种颜色的相互作用,这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但最终还是给人一种绿色帽子的视觉感受。在对比马赛克镶嵌画《皇后提奥多拉和宫女》中皇后的帽子,两者的用色方式,很相似。此外,修拉的点彩画《大碗岛星期天的下午》是否可以看成是一幅马赛克作品?

如今的马赛克,已成为包含了建筑、装饰等多方面内容的艺术形式。生于1852年的安东尼奥·高迪,家中排行老五,标准技术宅,终身未娶,这位被视为“西班牙国宝”的现代建筑大师在他近60年的建筑生涯中,将马赛克艺术发挥到了极致。他使其不再是机械地附属于建筑物的装饰品,而是真正融入了建筑的本体之中,成为了建筑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高迪人生最后的20年,都在古埃尔公园(又称奎尔公园)度过,虽然他只完成了整个建筑群的一部分,但也足够使其成为现代建筑中的一大奇观。园有三座主题喷泉:圆环造型的喷泉、蛇头喷泉以及蜥蜴喷泉。这些喷泉表面覆盖的彩瓷碎片色彩丰富而和谐,充分展现了马赛克艺术的独特魅力。

大人小孩都玩嗨的“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儿童艺术展区彩绘坊

teamLab,《花之森林,迷失、沉浸与重生》,2017,互动数字装置,无限变化,声音:高桥英明。图片:致谢佩斯北京

像上述这些色彩斑斓的马赛克艺术,我们更多的是远观,接下来介绍一些互动性、娱乐性的作品。今年夏天最火的展览——由来自日本的新媒体艺术团体teamLab打造“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正如《》所说的“teamLab将声音、光线、影像等等元素融入了一个数字化的梦境中,让技术为艺术所用。”

其中儿童艺术展区大受欢迎,还吸引了成年人动手画画,主要绘制《彩绘城镇》和 《彩绘水族馆》,这种画画有点像《秘密花园》绘本的涂色,令人有成就感的是你的画作通过扫描、上传,也成了这整个作品的一部分。还有《天才跳房子》本来是供内部成员在工作之余放松的小装置,在以往的展览推出后好评如潮,于是沿用至今。被问到为什么到现在还保持着童心,teamLab的代表猪子寿之直言:“我从来就没有长大过。”

多彩迷幻互动装置 在游戏中释放童真——平面艺术家camille walala交互装置作品

另外,还有一件不容错过的装置作品,平面艺术家camille walala 为伦敦暑期项目中的now gallery 设计了一组由鲜艳色彩与图形组成的充满活力的迷宫。对大家来说,这是一场独特的、浸入式的、富有挑战性的色彩体验。

camile walala设计的这一名为“幻境神殿(temple to wonder)”的装置邀请参观者释放自己内心的童真,像孩子一样陶醉在色彩与图案的海洋之中。装置中设有多种不同高度的隔墙,不同宽度的通道、封闭的空间以及曲线形和折线形的小路,设计师利用这样的设计突出了人类尺度的概念,为参观者提供持久视觉印象的同时还在他们穿越装置的过程中带来非凡的亲身体验。设计师还设置了镜面板,映射出装置的影像,进一步加强了眼花缭乱的效果;空中悬挂的图形又为装置加入了一种轻盈感和有趣的迷失方向感。

在装置中心设有一座迷宫,这是一个超大型的立体“大家来找茬”游戏。踏入这个迷宫中,参观者便面临着第一个挑战:进入空间,探索空间中的色彩、图案、形状与尺度从而找出所有的不同之处。这一设计参考了格林威治半岛的水道、泰晤士河的曲线以及建筑本身的内部形状与角度。

装置的布局极具趣味地反映出建筑物的形状,装置各部分组件也全部依照建筑物及附近的群岛位置进行布置。上图中不难看出,装置的隔墙与宽广区域的鸟瞰图之间存在着清晰流畅的关系,从这个角度看,装置也可视作其所在直接环境的结构延伸。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