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杨笠过了被举报风波席瑞还要为她发声?流量是绕不开的中心

  近日,脱口秀类节目似乎都不太平,原本都只是节目里吵,如今的战火已经延伸到网络平台的各个角落里面了,席瑞这次不适时不适理的发言力挺杨笠的,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

  为什么要说最近脱口秀的圈子不太平呢?作为中国新生脱口秀领军人的李诞不仅和妻子注销公司的消息被推上热搜,他负责的《吐槽大会》也被央视点名后停播一期。

  如今,《吐槽大会》总算加快赛程正常播放了,这边的《奇葩说》选手席瑞又开口,发射一发全地图“女拳”定位炮,这一敏感的话题惊醒了众多维权者和声讨者。

  原本之前杨笠就因为代言风波被了,现在好不容易快平复了,席瑞的这一手声援反而让她再度成为争论中心。不过这次成为议论中心的,不只是“女权”代表杨笠,还有力挺她的席瑞。

  “女人是,如果连脱口秀这样无伤大雅的,幽默的冒犯,都将她们的话语方式给剥夺的话,社会的又该如何发声。”这是席瑞的原话,作为参加过两季《奇葩说》并深受大家喜爱的选手,席瑞将脱口秀核心和两性权益结合,得出这样的理论。

  “脱口秀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冒犯,也只能是社会下位者对上位者的冒犯。”这是什么意思呢?按照席瑞的看法,男性就是社会中的上位者,女性作为就是下位者。

  除此之外,席瑞还以美国黑人白人问题进行举例说明,女性作为,在脱口秀里以幽默的方式去冒犯男性是可以的,但男人在脱口秀里面去冒犯女性就会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歧视。

  最后得出的简易结论就是,女性冒犯男性理所当然,男性冒犯女性会上升到歧视的严重度。席瑞的观点和理论的根据是什么呢?

  他口中的上位者,就是社会里得益位高者,是不同于“女性”这一“”的,他们有身份有话语权,那他们必须要符合自己的身份说话办事,要小心翼翼地行使自己的权力,并且要维护。至于他们喜不喜欢关不关心,这点根本无所谓,这种观点类似于古代西方的“贵族精神”,又或者是“骑士道”精神。

  不过“骑士道”精神是那些怜惜柔美女性的绅士,自己感悟出来的,难能可贵,原本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无法指望一千个哈姆雷特全部都是“骑士”。

  席瑞的这番话本身就具有偷换概念的行为,首先男性和女性利益问题,它本来和黑人白人问题就不对等,无论黑人白人还是黄种人,都有男有女,有自己的父母,两性问题上升到“歧视”一面,真的就有些在“打女拳”了。

  “”是谁定义的?你,我,他,席瑞都无权定义,女性相比男性,除了体型和体质稍弱,根本就不差什么,所以自古以来才会有男女分工不同的问题。

  往往没有人将女性变为“”,反而是那些敏感的“女拳”代表将自己纳入了这一范围,他们口口声声要求追寻平等,可实际上索取的都是对自己更有利的不公要求。

  我们常常说,你在享受自己权力的时候也要尽到自己的义务,就像脱口秀的吐槽一样,既然在追寻平等,那你在吐槽别人的同时也要做好被人吐槽的准备,这和对方的性别没有关系。

  我相信大部分的男性都会有绅士风度,为“柔弱”的女士们谦让一些,但绝不会为咄咄逼人的“女拳规则”所屈服。

  说到底,杨笠的发声根本不是吐槽,而是拥有着一种目的性,一种利益性,“女权”是团队为她打造的一个标签,席瑞只是煽风点火的助力,杨笠只有继续卖人设,才能火爆。

  这样解释也就不难明白,为什么杨笠已经过了最初的被举报风波,席瑞还要出来为她发声了,贵圈的事,还是看看就好,搞清定位,不用当真。流量,始终是娱乐圈绕不开的中心!